24小时服务热线

0571-88273948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研究院动态 >

庞学铨院长受邀参加《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规划》专家咨询会(视频会)并作专家发言

日期:2020-03-23  点击:
导读: 3月17日上午,由国家发改委社会司组织的《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规划》编制思路及初步结论专家咨询研讨会(视频会)正式召开。浙江大学旅游与休闲研究院院长庞学铨教授受邀参加并作专家发言。
  3月17日上午,由国家发改委社会司组织的《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规划》编制思路及初步结论专家咨询研讨会(视频会)正式召开。浙江大学旅游与休闲研究院院长庞学铨教授受邀参加并作专家发言。
  庞学铨院长首先肯定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提出的规划编制思路及初步结论,认为对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认识站位高,尤其是对大运河资源的梳理内容丰富、分类清楚、价值判断准确;同时对进一步完善规划编制思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部分内容筛选):
  一、要明确本规划面临的难点,提出针对性规划理念和解决方案
  难点主要有三个:
  1、覆盖面大,规划需保护与管控沿线各类城乡空间;
  2、功能复杂,规划需协调遗产保护和航运、水利、景观、旅游等利用需求的关系;
  3、涉及管理部门与利益主体特别多,规划需指导省、市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和运河属地管理运营机构等多元主体的管理、运营与实施工作。
  比如覆盖面大的问题,就需要进一步明确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规划范围。现在提供讨论的文本中笼统地指出,范围包括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浙东运河3个部分,10个河段,涉及8个省(市)。
  但应该进一步明确规划范围指的是:
  1、沿线城市?又得明确:离岸多少距离属于沿线?沿线城市是否包括城市的全部辖区?
  2、涉及的8个省(市),是否包括这些省市的全部辖区?
  范围明确的必要性:
  1、保证资源统计相对准确,现规划中资源5大类27小类6000个国家级资源,统计的范围究竟是什么;
  2、可以形成相对确定的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空间概念:究竟是“流域”、“廊道”还是片区?进而可以确定重点项目、文化研究等一系列问题的设计与研究;
  二、要进一步从宏观上把握和突出国家文化公园的整体性
  《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是国家推进实施的重大文化工程,围绕文物和文化资源保护传承利用协同推进目标,系统推进重点基础工程建设,包括保护传承工程、研究发掘工程、文旅融合工程、环境配套工程、数字再现工程等,实现保护传承利用、文化教育、公共服务、旅游观光、休闲娱乐、科学研究功能,形成具有特定开放空间的公共文化载体。这里要特别注意“系统推进”和“特定开放空间”这两个提法
  个人初步想到,以下三方面大体上可以体现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整体性:
  (1)以运河流域(沿线)的历史变迁、(以水为核心的)文化与资源及其整合构成的文化公园概念;
  (2)以沿线城市、乡镇及其遗产、景观及其整合构成的空间格局;
  (3)以沿线历史、人物、典籍、风俗和当代精神构成的文化形象。
  为此,提几点具体建议:
  1、加强运河流域文明体系的挖掘和研究,建构运河文明体系,突出运河的整体辨识度。设置重大研究项目,国家专项经费投入。单一社科基金不够;
  2、举办运河文明研究的平台:统一的研究机构(各省可设分支机构),搜集、整理、研究运河文化典籍、出版运河文化大型书系;
  3、举办运河文明全国论坛;
  4、建设贯通全线的运河两岸慢行绿道,形成沿线景观带;
  5、贯通二条全线旅游线路
  (1)陆路以高速公路为骨架、高铁枢纽为核心的陆路旅游线;
  (2)京杭运河(水路)——隋唐运河(陆路)——浙东运河(水路)的水陆兼容旅游线;
  (3)逐步建设专题性全线旅游精品线路,如文化遗产、古镇古村落、名人故里等;
  6、利用信息技术,研制全线文旅地图,整体提升运河旅游智慧化水平;
  7、逐步开发和发展体现运河历史文化特色的休闲产业群;
  8、全线统一标识;
  9、制定相对统一的配套服务设施和要求,特别是服务要求;
  10、加强智慧技术在运河保护开发中的应用,如开发运河各类数据库等。
  三、“管控保护区、主题展示区、文旅融合区与传统利用区”的区分可以再斟酌
  主要是文旅融合区和传统利用区的划分需要进一步斟酌。文化和旅游部雒部长在2019中国旅游科学年会上提出推进文旅融合发展需要研究和探讨的14个焦点热点难点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融合的可能路径有哪些?通过创意实现传统资源与现代文旅的结合,肯定可以算是一种路径,如北北京的798,杭州利用工业遗产改造成的博物馆群和创意产业园区,还有许多历史街区,既是文旅融合区又是传统利用区。
  作为世界遗产,整体上都属于管控保护的范围。所以,也可以考虑从如何管控保护的角度来划分保护的层级,如全域保护区、重点保护区、缓冲保护区等。
  四、进一步明确清晰管理体制的设计和表述
  建议:建立协同管理新模式:“统一领导、省市负责、协同管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科学规划、分步实施”。
  1、国家、省、市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工作领导机构:代表政府承担统一规划、完善政策(制定或提出制定法律、法规的建议)、统一协调、统一筹资、质量监管的任务,并负责部分重点项目的实施,发挥主导作用;
  2、属地运作管理:建立运河集团企业,作为投融资的主体,通过市场运作机制,对运河商业性开发项目、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实行统一包装和宣传,扩大招商引资力度和广度,吸引社会资金和利用国债资金,参与运河的综合整治与保护开发。
  3、建立大运河公园例会协调制度,使省、市、属地相关职能部门职责到位、协调配合,及时研究解决重要问题。协调制度由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领导机构召集,必要时由国家法改委主持;各省市类推。
  以上建议仅供参考。
研究院概况
研究院概况
研究力量
研究成果
课题项目
论坛
研究院动态
教育培训
文旅休闲
党政干部
硕博招生
学术研究
师生文章
联系我们
0571-88273948
邮箱:1054824651@qq.com
地址: 浙江大学西溪校区教学主楼357-365室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